Personal Injury Attorneys

現今的評論

悲慘的電梯意外是更加悲慘的因為是應該能避免的

我和每個紐約人一樣,得知一名在市中心的Young and Rubicam工作的年輕女子,Suzanne Hart,在12月14日

一宗可怕的電梯事故中身亡都感到恐懼和難過。當她像我們每天多次乘坐電梯一樣進入辦公樓電梯時她被壓在樓層之間。

作為一位處理過許多電梯故障案件的意外傷害律師,我知道這樣的意外是更加悲慘的因為這個惡夢可以和應該避免到。

所有的電梯都具備稱為安全聯鎖開關的設備,當適當運作時它將關閉電梯而不是允許它的門開著移動。

明顯地,這些開關閘在這名女子不幸死亡時不受操作或失效。

起因,像在許多事故案件,大概有很多。一定,可能的起因是疏忽維護和修理這個更舊大廈的磨破開關。當然,可能的原因是未能維修和修復這座舊建築中的殘舊的開關閘。

另一個可能的起因是因爲預算削減和負擔過多的城市電梯檢查員。由於缺乏時間興趣和監督,每年必須的電梯檢查沒有完全和詳盡地做好所以忽略了許多潛在的問題。

電梯維修公司只會做顯然的,而大廈的業主很少會另外花費替換任何零件除非是绝對必要的。

實在是必要的,但是沒有做到。

我們都為失去自己人感到哀傷。在絕對不該發生的情況下損失一個也覺得太多。

鄧士嘉

主要合夥人

鄧士嘉阿波羅

聯絡方式:

鄧士嘉阿波羅律師事務所

30 Vesey Street 16th Floor
New York, NY 10007
www.dandalaw.com
電話: (800) 510-9695
傳真: (212) 732-8795

市政府對人行道和道路的責任

保羅鄧士嘉律師的更新

在2010年的夏天, 本律師樓和紐約市打了一場充滿拼搏性的官司, 爭論了近年成爲虛擬戰場的責任問題. 市政府已不斷試圖躲在不公平的法律和限制性的司法判決的牆壁後而現在逐漸削弱了受傷者起訴市政府疏忽的權利.

在1980年之前, 紐約市確實和其它紐約州的城市一樣, 實質上都容易被自稱在人行道上絆倒而受傷的路人攻擊. 雖然筆者只在紐約市執業但是我想其它州也有類似的情況. 即使在沒有證人的情況之下, 市政府基本上對人身傷害訴訟沒有任何防護因為作為人行道的所有權人,它有一個非轉授的職責將人行道保持在一個合理的安全狀況給所有路人.

然後在1980年, 市政府和紐約州其它所有的市政府制定了一條法律稱為”坑窪法律.””坑窪法律”基本上說,自稱在紐約市人行道上絆倒而受傷的人不能控告市政府除非市政府在發生意外的15天前收到事先通知書而市政府沒有作出足夠的維修. 根據法律規定這稱為停止條件. 還有市政府成功地製造了一個沒有雙贏的情況讓它們大幅度減少它們的法律責任. 因為大多數的人行道上的裂縫已經存在了多年,而且從來沒有通知市政府, 無論是書面上或用其他的方式.

但是有幾種方法可以解決索賠人不能證明事先通知書的困局. 首先是市政府本身對報告或文件上顯示市政府由於自己的行為導致或造成了引發訴訟的過失或者引發訴訟的地方有特殊的用途將它帶到正常的人行道或道路以外的事先書面認知.

隨著歲月的流逝, 上訴法院不斷缩小構成事先的書面通知, 書面認知和導致和造成的定義來限制市政府的責任. 輿論發生了劇變, 在此筆者認為此劇變有一天會導致行人, 騎車者和駕駛者失去權利, 即使面對著市政府工人過分和嚴重的疏忽. 我們需要取得一個公平的平衡使雙方權利都得到考慮和保護.

我們案件的事實令人感到不安: 一位43歲的女人和她的男朋友騎自行車從上西城隨著中央公園下,打算通過公園去東邊. 這是紐約市2005年11月的馬拉松前一天的早上7點半. 當他們來到65街的捷徑的入口的時候他們見到一個市政府的工人正在擺路障關閉他們原本想走的道路. 他們問那男工人可不可以走他正在關閉的路. 他說”當然可以, 去吧.”

他並沒有告訴他們他關閉道路是因為第二座立交橋下面的道路, 往東半英里, 因為一個破爛的下水道而已經徹底破爛而且那裡有5個工人和3輛卡車等著開始挖掘和準備修好該地點.

在沒有任何警告, 指示牌, 錐性路標, 信號旗手或路障的情況之下那位女士騎自行車進入了漆黑的立交橋下. 她的自行車徑直走進坑洞里將她向前拋, 面部撞到坑邊. 她的口嚴重地撕破, 她撞裂了她的頭骨, 頤, 鼻子和鼻中隔, 撞破了許多顆的牙齒, 把其餘的牙齒推回她的口里, 她的淚道的損害嚴重到需要開刀把管插進去她的淚道里, 足足插了6個月, 還有她遭受了永久性的眩暈. 雖然她接受了19次的整容手術但是她的嘴和鼻子的周圍還是留下了非常明顯的毀容疤痕而這些疤痕不能透過更多的整容手術補救.

向市政府索賠責任有三部分.

第一, 純普通法疏忽的問題. 讓他們走進施工現場的男人是當天的工頭. 雖然他知道裡面有危險但是他依然讓他們在該道路上騎自行車. 在該情況下他的行為缺乏了合理的謹慎還有根據紐約州的法律他有疏忽. 由於一條被稱為替代責任的條例, 市政府要對其工人在工作當中的行為負責.

第二, 我們說市政府要為沒有它們的道路保持在一個合理的安全狀態給予所有合法用戶. 現在根據之前討論過的”坑窪法律”我們必須顯示事先書面通知. 依我們的估計, 我們已做到了這一點.

在審判之前我們經歷了長達差不多五年的爭訟. 在該段時間, 我們不斷定期回到法庭尋求監督法官的干預因為豪不奇怪地市政府不想合作提供一些我們長時間地要求的文件, 而這些文件應該是保全在當天在意外地點施工的各部門. 施工的部門包括交通運輸部 (負責道路維修)和環境保護部 (負責破爛的水管和下水道水管).

經過多次的議案和催逼, 我們終於收到大量的文件顯示該地點的下水道在發生意外的4個月前已經破爛, 但是環境保護部從來都沒有去看過直到發生意外的那天. 在那四個月內, 交通運輸部收到無數的民怨, 修理過, 補過或沒有理會破爛的道路但是有做記錄.

市政府的記錄非常神秘, 尤其是提供有缺陷狀況的準確位置的時候. 雖然即使用電極和鉗子威脅他們他們也不會承認 但是這是他們設計的. 如果他們具體地指出地點, 那會有助原告透過電腦形成的有關人士與311通話的記錄來證明該事情的事先書面通知. 有了通話記錄後他們可以使工作令或電腦記錄足以讓原告符合坑窪法律的條件並在他們手上贏得無數的案件.

我們的原告陳訴的第三個責任理論是市政府透過它們員工的行為導致或造成了最終因為他們低效地修補道路的時候造成意外的破爛下水道沒有人理會而成為意外的源頭.

經過5年的爭訟我們收集到足夠的證據證明市政府有事先書面通知, 之後並基於以上的3個理論開庭讓陪審團判決. 不過那些證據需要陪審團代表原告去探察. 當時我們成功地論證那些故意空泛的文件裏所說的立交橋下面(共有三座)以及其他這樣含糊不清的東西其實就是我們說的地方。注意: DEP 提供的唯一記錄具體到說明了地點和離路邊的測量尺寸。DOT 的記錄就沒有那麽具體。DOT 的管理人作證說他們只開著車周圍去直到他們找到破爛的地方然後修路。

我們提供曾為市政府工作的公路工程師的証詞。他解釋了他們運作或不運作的方法。他作證說市政只補路而不修補主要的底層水道其實讓情況變得更危險,也就是我們第二個理論導致和造成。

儘管我們的證據,陪審團依然沒有因爲其中的兩個理論而判原告贏。他們認爲我們沒有證明市政府有事先書面通知,也不認爲被告導致或造成破爛的情況。他們認爲該管理人讓原告騎單車過去而並沒有提醒他是他的疏忽因而我們因爲這個理論而贏。

您可能認爲此案件在此結束,但是它並沒有。

市政府正在上訴陪審團的判決,他們聲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法律上自治市是受到政府豁免的保護所以他們不需要負責其雇員的行為。這個論點煩瑣及複雜但是最終的推説就是交通管制一向都被視為政府職責而在大多數情況下有關交通規例的決定是不可控訴的。

我們已反撲並相信在這宗案件裏發生純屬工地疏忽,沒有任何政府性的豁免,並且就算因爲當時DOT的管理人關閉了街道讓他的工作人員修補橋面,並不代表他指揮交通。

這就是案子目前的情況。我們會向您們通報案子的發展。但我認爲以上的議論有趣地顯示出市政府這樣用盡辦法避免責任並且如果不檢察很難預測在將來他們會有多過分。敬請關注。

English Awards